一晃我已度过十七个年华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动态 >
一晃我已度过十七个年华

2017-06-03 15:42

 
我的略传
我来到人世间即将个春秋了。十七年的生活虽不算长,但生活的往事是值得我回味和留恋的。假如我一生的生活史可写成一部传记,那么这十七年的生活只能写成传记的扉页;如果我一生的生活史可谱成一首乐曲,那么这十七年的生活只能旋律的前奏;倘若我的一生的生活史是一条道,那么这十七年的生活只是刚开始起步……,总之,十七个春秋的生活不会再降临到我的身旁,让我重尝过去生活的酸甜苦辣。无奈何,还是让我幼拙的文笔,来实录过去生活的经历吧!
 
  我叫张    ,一九六  年八月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,家里除了我和父母以外,还有一个哥哥三个姐姐,一家人和睦相处,生活虽然很苦,但也很幸福。
 
  我的童年生活是丰富有趣的,是美好的。
  记得儿时的我,十分聪颖,是活泼和天真的,但也很调皮。经常不辞而别地逃过姐姐的看护或磨断拴我的绳子,爬过比我高许多的栅门,溜去与伙伴们玩,做多种游戏。
 
  一年四季我至少有三季在山上和伙伴们玩。山上是孩子们向往的地方,理所当然地也成为我生活的乐园。春天,我带着小布袋上山捉蚂蚱、蝗虫和蛐蛐,兴趣高的时候,还用竹筒装着蛐蛐,看它们打仗,而常常是我们还未等开仗,就性急地用草棍捅死了;偶尔也会摘上一把山花,抓在手里乱舞一气,或趁同伴不注意,把花插在她的发梢或扣眼里,然后趴在草地上偷偷地笑……夏天,我的天地是家门前的水塘。妈妈不让我独自在塘中洗澡,就瞅着妈妈不注意,溜到塘中洗一会,为防止妈妈知道,我会裸着身子在太阳底下晒,或者一头扎到山上偷果子吃。这个节气山上的果子大都成熟了,我光腚去偷桃,桃上有毛,我就在草上擦,也顾不得脏就向嘴里塞。馋不过的时候,就在身上擦,弄得身上怪痒的;更有趣的是偷梨,把背心勒在裤叉下,就成了个大口袋,摘时爬上树站稳,一手拉开背心向里揣另一手采来的梨,不一会,胸口就鼓起来。一次偷枣,我还从树上掉下来呢,至今还留下伤疤。还有一件使我记忆犹新的往事:一年夏季,我抱着别人送给我的皮球向塘中游去,高兴得手舞足蹈,一撒手喝了几口生水……秋天,我的理想王国又移到山上,我和伙伴们玩打仗,还一本正经地用黑泥画上仁丹胡,用竹子或树叶编成伪装呢;有时还比赛爬树。记得有一次,我爬上树嘲笑别人,向下吐唾沫,扔松毛虫,甚至站在树上解小便,孩子们赶紧躲开。饿了挖点山芋吃或掏虾,以及摘些豌豆一类什么的烧“野锅”……冬天,我和伙伴们挖饱含汁水的草根,下雪便在山坳中堆雪人。说是人,也只不过是上小下大的一堆,但总不忘在它的手中插一根树枝。有时也三五成群地带着狗去找野鸡,整个小山村到处荡漾我们的笑声……
 
  儿时的生活是快乐美好的,是我一生中的“黄金时代”,虽然做过许多不文明的事,但毕竟是儿时间的我,而不是现在的我。
 
  随着岁月的流逝,我的小姐姐也上学了,我便跟她到学校玩,从此伙伴中再也瞧不到我的身影,妈妈也不再站在山下喊我回家。学校虽然没有家中自由,但由于童年的好奇心,我也会读书,可就是不肯写字,父母强迫也没有凑效,说实在的,我还说不清当时会不会写呢?说起写字,还有一段笑话:记得老师考试时,也给我发一张试卷,天哪,我不会写字啊!可我还得认真对待,那时我真难死了,只好乘老师不备,我尴尬地从桌底下爬岀教室,教室里爆发一阵哄笑……自此我再也不到学校里玩,但也极少去山上和伙伴嬉戏,便在家里由爸爸和哥哥引导,学认写简单的字……一年后,我正式上学了,我不但从此享受了父母哥姐的爱抚,而且还沐浴了老师知识的熏陶。由于我的基础很好,第一学期就被评为“少先队员”,还得了“三好学生”奖状,高兴得我一溜烟地跑回家告诉妈妈……
 
  我家除妈妈不识字外,其余的都识字,并有个共同的嗜好——喜欢看书,哥哥是民办教师,常从学校带回一些报刋,使我有机会接触它们,于是在爸爸和哥哥的帮助下,我迷上了看小说、连环画,并从中结识了鲁迅、茅盾……
 
  一九七六年,社会动乱更厉害了。小学校里也是一会儿学黄帅反潮流,一会儿又提倡张铁生交“白卷”,我还亲眼见高年级的学生当众辱骂老师。我当时虽不谙世事,但也觉得有点不对,那时我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孺子,也没有办法,只好抱着“羊随大流不挨打,人随大流不挨罚”的消极处世态度随波逐流。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,就在全国人民彷徨时刻,党中央拨开乌云见太阳,祖国各地出现了新气象,于是我明悟了,把以前所经历的作为“九曲桥上散步——走得尽是弯路”,从现在做起,从我做起……
 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从小学跨进了中学的大门。初中的生活是在紧张的学习照进行的,不像童年那样充满诗情画意,但逐渐填补着知识的贫乏,使我感到由衷的喜悦。愿自己再接再厉,用青春去写传记、谱乐曲、起步走。
 
  时间过得飞快,一晃我已度过十七个年华,问自己今后怎么办,行动就是最好的回答。